关注我们
红单不断

驱逐、囚禁、劫掠、殴打……“十八囚迷”的55天客场噩梦之旅




记者寒冰报道 对于哥伦比亚球迷C·拉米雷斯和他的17个同胞来说,这是他们生命中最漫长的两个月。这段噩梦,还要从3月11日南美解放者杯H组第2轮,博卡青年主场对麦德林独立的比赛说起。拉米雷斯和伙伴们兴高采烈从哥伦比亚赶到布宜诺斯艾利斯,为自己的球队助威。可麦德林独立的0比3失利对于拉米雷斯们来说,还不是最坏的消息。


次日他们赶到阿根廷西北边境时,却被告知阿根廷已封锁边境,同时哥伦比亚和阿根廷也已断航,阿根廷边防军给这群哥伦比亚球迷唯一的答复,就是回到靠近边境的小城拉基亚卡等待消息。然而,这只是长达两个月的噩梦的开始。直到5月4日乘坐撤侨专机返回哥伦比亚,这18位麦德林独立队球迷在阿根廷经历了整整55天的被驱逐、囚禁、劫掠、殴打,还有居无定所,四处漂泊的动荡生活。


正如拉米雷斯自己所言,曾经他以为阿根廷是足球的王国,那里只有足球的激情。但这场噩梦般的“囚迷”旅行,让他和伙伴们意识到,现实总是比你能想象的残酷许多……


▲球赛失利只是这场噩梦的序章


1

  一夜间从球迷变囚徒


拉米雷斯和他的朋友们分成3组,总计15人,原本将这场阿根廷助威之旅当成令人激动的组团“自由行”。但输掉比赛后发生的一切,让他们经历了人生无法忘记的地狱式“自助游”。仅仅在3月12日当晚,他们就被拉基亚卡市警察和阿根廷边防军像皮球一样“踢了两次”;没有人愿意收留这群哥伦比亚人,因为阿根廷的封锁边境和隔离禁令已开始实行,谁都不想给自己添麻烦。


次日,拉米雷斯们遇到了另外一群球迷,听说边境正在开放,露宿整晚的他们又兴奋地奔向边境。然而,等待他们的还是同样的答案——回拉基亚卡去。在拉基亚卡的交通中心,他们遇到了警察,一组警察正忙于检查行人,另一组则告诉他们:一路向西去玻利维亚,在那里可以非法越境,再想办法从玻利维亚回哥伦比亚。因为这群球迷的旅行签证即将过期,他们不可能合法地继续留在阿根廷。


无可奈何的拉米雷斯们只好继续西行,尝试阿根廷警察告诉他们的办法。可当他们成功穿过阿根廷与玻利维亚边境的铁丝网后,玻利维亚的边防军已经赶到了。他们和阿根廷边防军的话也是一样的,回去,否则后果自负。可怜的拉米雷斯们只好又返回了拉基亚卡城,可是负责巡逻的阿根廷宪兵不允许他们在任何地方停留,最终只能回到市政广场。


▲拉米雷斯和伙们在拉基亚卡的学校里


拉米雷斯们的运气在广场上似乎有所好转,他们遇到了一位当地的记者,这位记者告诉他们,当地有一所小学校因防疫禁令被关闭,他们可以暂时在那里安顿下来,等待进一步的消息。然而,拉米雷斯没想到的是,这所学校才是新的噩梦。当地的警察如临大敌,将这些哥伦比亚球迷关进学校后,像囚犯一样对待他们。


拉米雷斯和他的伙伴们每天要被搜身三次,球迷们只能将私人物品集中放在包裹里,但每到下午宪兵或警察巡逻回来,还是会粗暴对待这些异国球迷,拳打脚踢之余,还把他们的私人物品扔掉。直到这群哥伦比亚人忍无可忍,用手机录了视频并扬言要传到社交网络时,当地的宪兵和警察才没有再骚扰他们。


在拉基亚卡小城的学校里,“十八囚迷”度过了漫长的15天,每天只能去附近的小店买一些食品果腹。4月初在做了核酸检测后,警察告诉这些球迷他们会被转移到布宜诺斯艾利斯,因为哥伦比亚驻阿根廷大使馆正在努力从阿根廷撤侨,这群球迷之前曾向大使馆求救,也因此得到了回应。于是他们被押上一辆大巴车,向着阿根廷首都的希望前进。


遗憾的是,这次他们又被骗了。


▲4月2日的“集中抓捕”


经过漫长的30小时和1500公里,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后,拉米雷斯们被警察拘留了6个小时,而拘留他们的警察对所谓的哥伦比亚大使馆撤侨一无所知。


他们离开拉基亚卡的真相,只是当地警察不想惹麻烦,把他们交给首都的总部:这是拉米雷斯们第6次被阿根廷的警察们当成皮球,只是这次被踢得更远,直接回到了噩梦的起点——布宜诺斯艾利斯。几天前他们还在糖果盒球场享受足球的激情,现在却成为了无辜的阶下囚。


发生在4月2日的这起所谓的集中抓捕案,阿根廷警方总共抓了61人,都来自西北边境的胡胡伊省,也都是被当地的警方欺骗,乘坐这辆大巴抵达首都,以为能够踏上回国之路,没想到竟然被就地抓捕。被捕后他们得到的信息更加可怕,两个更早被捕的哥伦比亚球迷告诉他们,阿根廷警方是如何对待他们的。他们被带到户外,寒冷的天气里被高压水枪淋浴,被殴打那是家常便饭。


拉米雷斯们很快就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了,他们被带到拘留室,全体靠墙站立,警察收走了所有人的随身物品,之后就是饱尝警棍的殴打。这些球迷不断被押上大巴,再被赶下来,上另一辆大巴,毫无目标地被转运了很多次,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要被送往哪里。事实上,在拉米雷斯看来,他们更像是囚犯,被不断更换拘留点的囚犯。


▲拉米雷斯和伙伴们不忘展示球队元素


2

  55天,苦旅终于结束


面对《奥莱报》记者,拉米雷斯称这两个月的经历不堪回首:“我们曾天真地以为,阿根廷是足球王国,我们做梦都想去那里感受足球的狂热。3年前我就成为博卡青年的球迷,我竭尽所能要实现自己的梦想,我已经29岁了,我想实现梦想。”在哥伦比亚,拉米雷斯是糖酒零售店的员工,这次阿根廷之旅本是他的年假,可是没想到却成了彻底的噩梦。


这场噩梦的醒来源自媒体的曝光,以及阿根廷当地公益组织的帮助。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家旅馆收留了这群被警察们从边境赶到首都,又在首都被赶来赶去的哥伦比亚球迷。他们在这家酒店得到了有尊严的对待,至少拉米雷斯是这样认为的。每天都会有医护人员测温检查,还有食物供应。酒店员工也告诉他们,不要过分苛责警察的粗鲁,因为哥伦比亚人太爱热闹了,无论在哪里都是载歌载舞,这在如今防疫禁令下的阿根廷是绝对不允许的。


拉米雷斯们是3月1日从麦德林出发,一路经过8天,9日才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。然而,时间已经进入了5月,他们依然还滞留在阿根廷的首都。《奥莱报》记录了这15位“倒霉的”哥伦比亚球迷每一位的名字,之后这份“囚迷”名单增加到了18人,希望可以帮助到他们。从4月到5月,这群球迷从一家酒店被转移到另一家酒店,生存质量越来越差,因为他们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钱,也不可能得到打工的机会。


▲他们被不断转运


就在他们绝望至极之时,哥伦比亚驻阿根廷大使馆以及几个国际公益组织,终于和阿根廷外交部达成协议,组织了一架人道主义撤侨专机,将这群已滞留在阿根廷长达几乎两个月的球迷送回了国。麦德林独立俱乐部还在官方推特账号上发布声明,热烈欢迎这群饱尝异国囚徒生活之苦的球迷归来。虽然即便是回了国,他们也要接受为期两周的隔离,但毕竟比在阿根廷被当做囚徒,流离失所,寄人篱下要强得多。


拉米雷斯们忘不了在小城拉基亚卡的公园露宿,在名为“迪士尼”的小学被隔离,每天支允许1人外出购买食物和饮用水。最初拉米雷斯这批组团前往阿根廷的球迷是39人,但其中21人在比赛当晚就选择了离开,剩余的18人晚了几天,从3月20日阿根廷总统签发防疫隔离禁令开始,就遭遇了噩梦般的两个月“囚迷”人生。


阿根廷胡胡伊省的官员否认了所有哥伦比亚球迷被虐待的指控,强调警察和防疫措施都非常严格。而哥伦比亚外交部则表示,阿根廷的“十八囚迷”和其他大约2400名哥伦比亚人一样,是政府动员了总计22架撤侨专机送回国内的。一切随着他们终于离开了噩梦般的阿根廷,似乎都已结束。阿根廷和哥伦比亚人已经在讨论联赛何时重启,而只有这18位“囚迷”知道,在阿根廷的噩梦将伴随他们一生。





编辑 | 把球给我我要回家 图片 | 《奥莱报》


本微信刊载的文字内容,版权均为足球报所有,未经授权许可,其他媒体不得转载。如需转载或改编,请联系足球报新媒体事业部。

邮箱:zuqiubao@qq.com

 收藏 (0) 请我喝咖啡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制胜熊体育推荐 » 驱逐、囚禁、劫掠、殴打……“十八囚迷”的55天客场噩梦之旅

分享到: 生成海报
专业彩票分析团队「制胜熊体育」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QQ号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

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,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